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> 校园动态 >> 重要通知
重要通知

2019-6-20网络直播课讲义

用对联写出时代新声

 

授课教师   鲁晓

 

     关于对联的发展趋势,有一篇文章曾经引起了对联界广泛的反响,那就是2013年湖南邵阳的刘宝田、邹宗德二位先生合撰的《对联 ——下一座文学高峰》一文。此文在第四届中国楹联论坛上发表,一经推出,即成热点。对其“对联将成为下一个文学高峰”的论断有人支持,也有人反对。现在,时间已经过去三年多,我们重新对其进行思考,也许可以更加理性。在讨论这个论断的得失之前,我们首先需要做的是:厘清关键性概念和问题,从而准确把握论点。

 

     一、必须厘清的两个问题

     问题一:对联文学应该怎样界定。对联文学和对联这两个概念是什么关系呢?

     我认为,应该是从属关系。对联文学只是对联中的一个组成部分。

     1.实用性对联

     在咸丰、同治年间,我们湖南长沙曾住着一位提督大人陈海鹏。他在开福寺附近一带引湘江水辟为内河,称为新河。河中养鸭成群。其家之鸭,肉嫩体肥,经其大厨烹制后的鸭馔,每供宾客,多获赞美,时人为之作了一副对联:

      欲吃新河鸭,

     先交陈海鹏。

     后来其孙继承祖业,亦有乃祖之风,有人将对联上下比各加一字,变成:

     欲吃新河鸭子,

     先交陈海鹏孙。

     与之异曲同工的,则有郑孝胥题上海小有天闽菜馆的一联:

      道道非常道,

      天天小有天。

     2.谐巧性对联

     还有一类对联,联话鼻祖梁章钜称之为“巧对”,如果与前面的实用性对联对照,不妨称之为谐巧性对联。从对联产生以来,最为普通老百姓所津津乐道的也就是这一类。

2019年春晚中涉及的取巧对联:

上联:

     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

     下联:

 

     此联虽很受大众欢迎,但其侧重于文字游戏,只能算巧对,不能算对联。

     再如:“假马云”对“真牛气”和“小钵甜酒香”对“老坛酸菜爽”等等也只能算巧对。3.对联文学

     对联文学首先必须是文学,必须具备文学的基本特质。而关于文学,目前并没有公认的定义。不过有两个关键词是各家都强调的:一个是语言,即文学必须用语言来呈现。另外一个是审美特质,以此来规定文学必须是艺术。在这两个关键词中,将对联文学与实用性对联、谐巧性对联区分开的正是其中的“审美特质”。

     审美特质的几个要素:

 

     “宣彼妙音,传其灵觉”,指的是诗(可泛指文学艺术)须具备生动形象的表现形式;

     “以美善吾人之性情”着眼于其情感性及陶冶功能;

     “崇大吾人之思理者”强调其思想性及启迪功能。

     4.对联这种文章体式中大致包含了三大类型的作品,列表如下:

 

     问题二:对联文学是否形成高峰,应该以谁作为参照?

     对于文学有些了解的朋友们一定知道,文学史上进行比较通常有两个基本的维度,即横向比较和纵向比较。

     1.  横向比较是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文学现象相互的比较

     如古人比较诗和词两种体裁整体风格,得出了诗庄词媚的总体认识。又如盛唐时期同为边塞诗派代表人物,高适与岑参,诗风上一浑厚,一奇峭。对比之下,十分明显。

     当前有一些联友也试图将对联与其他文体进行横向比较,他们认为对联具有其他文体无法比拟的优势,如果对联文学的高峰出现,将会如宋代寇准诗中一联所云:

    只有天在上,

    更无山与齐。

     我本人对于对联的钟爱是超过了其他文体的。但从来没有想过对联的地位能这样高。我觉得,这样比较高低是没有必要的,因为每种文体都有自己独特的优势和魅力,说某一种文体超过其他文体,恐怕难免引起夜郎自大之讥。

      2.纵向比较,则是将对联文学发展历程中的若干阶段进行比较。正如刘禹锡诗中有联云:

        芳林新叶催陈叶,

        流水前波让后波。

     新陈代谢,在不断的扬弃中向前发展,这不但是自然界的规律,也是文学包括对联文学发展的规律。要准确把握好现阶段对联文学发展的基本格局和特点,从而指引出持续健康发展的方向,其重要的前提,就是进行纵向比较。下面,我们就着重在这种比较中来审视对联文学的当前高度和拓展维度。

 

     二、当前对联文学的历史高度

     经过近四十年的发展,当前对联文学已经进入了复兴期。但已经复兴到什么程度了呢?这就必须和以往阶段进行比较。在对联文学产生以来的大约一千年发展历程中,曾经出现过的鼎盛时期是在晚清到民国初期这一段,大致相当于传统历史教材所确定的近代时期。将这两个时期进行比较:当前对联文学发展的整体水平正在接近对联文学史上的最高峰。具体有以下三个方面的考量。

     (一)联作、联家数量和联赛的规模、频次都远超历代

     关于对联作品的数量,中国楹联学会副会长刘太品先生早在1999年撰写一篇名为《对联鉴赏琐谈》的序文时,就根据征联活动日渐兴盛和各种节庆场合自撰楹联不断增加的实际,估算当时每年度创作对联的数量应该接近一百万的数量级。17年后的今天,这一数量应该是大幅度增加的。2006年出版的《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大典》序言中说:“中国楹联学会国家级会员已发展逾三千,各级会员已越十万”。2013年,《中国楹联学会大观》录编的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已近六千名。以连续举办了三届的“百诗百联大赛”为例。仅首届大赛就收到全国各地和海外163个国家或地区华人华侨参赛作品12万多件,大赛官方网站点击量达560多万人次,最高日点击量达10万多人次。其中对联占比约三分之一,数量也是惊人的。综上可知,当前无论对联作品、作者的数量,还是对联活动参与的程度都是以往任何一个时代所望尘莫及的。

     (二)对联文体的影响力不断增强,不输晚清之鼎盛时期

     1.  朝野皆重的对联氛围。

     2014年,为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3周年,经中宣部批准,由中宣部《党建》杂志社、中国文联国内联络部、中国楹联学会等联合开展了“把楹联写在党旗上”的征联活动。

     2.  广受关注的对联事件。

     除了前述“把楹联写在党旗上”征联活动、“中国百诗百联大赛”,对联界还有不少盛事足以彪炳史册。例如,2005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,央视携手全国31家省级卫视展示了18副对联,成为晚会的最亮点。此后,每年春晚,对联都备受关注。2011年,央视春晚直播现场公布了五个出句,向全球征集下联。到正月十一截稿仅仅十一天时间,共收到应对作品483403条,平均每天收到近44000条对句投投稿。

     (三)名家力作的质量和影响力整体上比历史高峰尚有差距,但已经涌现出一些可媲美甚至超越古人的精品。

例如:黄鹤楼是闻名海内外的千古名胜。其中的传世名联也不少。梁羽生先生在其《名联谈趣》一书中用好几篇文章进行了列举和评析。其中,他“最欣赏”的一副是:

      一支笔挺起江汉间,到最上头放开肚皮,直吞将八百里洞庭,九百里云梦;

     千年事幻在沧桑里,是真才人自有眼界,那管他去早了黄鹤, 来迟了青莲。

     此联是清代光绪年间进士陈兆庆所撰。上联以“笔”喻楼,新奇超迈,下联融化典故,贴切浑成。传世佳作在前,要有所突破,其难度是可想而知的。但当代康永恒先生迎难而上,写了这样一联:

    胡不归兮黄鹤?

    今犹是者沧江。

     比较上述两副对联,我觉得,今人之作是并不输于古人的。但如果从对联文学的整体创作水平上来看,则不能不说还存在着差距。当代对联作家数量也许不输历代,名家力作也不在少数,但从影响力来论,恐怕还没有涌现出能与曾国藩、彭玉麟比肩的大家,从创作水平上论,恐怕也没有谁敢说达到了俞樾、钟云舫的高度。而从中国楹联学会倾心二十多年编纂的《中国楹联集成》来看,当代作品的总体水平比之晚清、民国,差距还着实不小。而说对联文学的高度,上述这些方面是最为关键的。所以我认为,当代对联文学的高度,只能说是接近历史上的高峰。要超越它,还有赖广大联友付出持续不断的艰辛努力。

 

     三、当前对联文学可能突破前人的几个方向

     (一)   题材拓展

     当代社会生活的丰富程度,应该说是远超古人的。这为对联文学的题材拓展提供了充分的条件。我还是举一副本届“中国百诗百联大赛”的获奖作品为例。安徽合肥的鲍余华先生这次得了三等奖,他的作品是《题农民建筑工》 :

身离故土,头顶新天,筑万丈琼楼,抓片白云揩苦累;

朝念妻儿,暮思父母,编几行情语,发条短信报平安。

     (二)   主题升华

     中国近四十年的改革开放,首先是思想的解放。这种解放对于传统文化既有冲击,也是机遇。中西文化的交流、碰撞和融合,必然产生不同以往的思想。这为对联文学创作主题在古人基础上有所升华提供了源泉。例如湖南资兴2016年春联大赛获奖作品之一:

       红联中国春之作,

        绿色地球人所期。

     (三)语体创新

     在中国传统格律文学中,对联是最晚成熟的品种。这使得对联可以吸取其他各种文体的养料为我所用。在晚清时期,就已经形成了各种语体风格的对联类型,诗味的、词味的、曲味的、赋味的、古文味的,八股文味的,不一而足。五四新文化运动后,白话对联又兴盛起来。二十一世纪以后,随着网络媒体的发展,一些网络联家又进行了新的尝试。我曾在“白藏阁”和“对联中国”等微信公众号中读到过一些风格和语体与传统对联完全不同的作品。如:

      红枫沙沙作响,你跣足行来,终是个凄凉的过客;
     夜雾冉冉上升,谁鼓翼飞去,追随着困倦的波澜。

     这是署名“孜孜”的网友的作品,题目是《秋思》。全联呈现的是现代诗的风格。

   

     四、新时代对联文学创新的五个维度

     (一)反映新风貌

      江苏汪士延所撰的获得2018年央视十佳春联之一的作品:

    例如:

(二)抒写新志趣。

例如:

(三)运用新表达

     例如:彭善民先生所撰获2016年央视最佳春联之作品: 

 

     (四)展现新气象。例如:有一副题湖南省文明办的春联:

 

     (五)构建新理论

     必须了解古代对联理论,古今融合。

     1.关于对仗要求 “结构一致”的理论。

     古今诗联名作中都有不少对仗句是工对而非结构一致的。例如:毛主席的诗句“牢骚太盛防肠断,风物长宜放眼量”。此联为工对,但防肠断和放眼量结构是不一致的。又如韩愈的排律中的一联“口衔山石细,心望海波平”,末三字为工对,也非结构一致。

2.关于词性一致的理论,

     古代名联也多有不合。例如清代大儒阮元的名联《杭州贡院》中开头的“出门一笑”对“下笔千言”,有人提出这里没有对上,属于病联。实则根据古代汉语“字类”理论,笑和言,都属于实字类中的人事门,对仗工整。

由此可知,传统诗联论著中,分析对仗的基本特征是: 只求字类相当,不抠词性与结构。

 

     习近平《2014年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》中指出:“我们要坚守中华文化立场、传承中华文化基因,展现中华审美风范。”

     再举一例,证明古代对联传世名作不拘泥于词性一致和结构一致:

岳阳楼           窦垿

       一楼何奇!杜少陵五言绝唱,范希文两字关情,滕子京百废俱兴,吕纯阳三过必醉。诗耶?儒耶?吏耶?仙耶?前不见古人,使我怆然涕下!

       诸君试看:洞庭湖南极潇湘,扬子江北通巫峡,巴陵山西来爽气,岳州城东道崖疆。潴者,流者,峙者,镇者。此中有真意,问谁领会得来?

结语:引用一副联致敬长沙老年大学和各位老年学员       

     长风破浪老气横空大有作为勤锻炼

    沙水延龄年华似锦学无止境细钻研

 

    课外思考:

     请对下联:

     老自有为,渔鱼姜尚于江上;

   

湘ICP备13006854号 长沙市老干部大学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康曼德
地址:长沙市藩后街52号 邮编是:410005 联系电话:0731-84403517